全站搜索:
普巴扎西仁波切故事

《普遍胜利》电子画册故事——《一张照片》
作者:柯日密咒洲    发布时间:2011/6/12      点击率:13435
  雪域高原的春天,草长鹰飞,冰雪消融。虽然迎面吹来的风仍带着料峭春寒,但温暖明朗的阳光照在刚刚破土而出的嫩绿的草尖上,和着弥漫在空气中淡淡的吉祥草的香味,分明地演绎着春天的旋律。

  藏历火兔年(1987年)春,19岁的上师离开家乡柯日寺,徒步行走,来到第二铜色吉祥山邬金禅修圣处——白玉亚青寺开始常住修学。时值亚青寺筹建不久,虽初具雏形,但修行条件仍极其艰苦。上师居住的是一间依山而起的土房,土房低矮,没有窗,四根细细的圆木支撑起的棚顶上铺着一层枯黄的草皮。土房的门由几块木板拼凑而成,从门板缝隙间洒入的阳光在棚壁上形成一个个斑驳的光影,借着这些光影,可以清楚地看到房内简陋的陈设。没有床,单薄的被褥直接铺在地上,占了“屋子”的大部分;没有桌子,一个木碗就扣在铺盖旁边的地上。舍此之外,再无旁物。上师每天都是席地而坐,甚至打坐禅修都没有坐垫。

  由于宿世的因缘,上师在第一次拜见喇嘛仁波切(持明蒋阳龙多加参尊者)之时,即对喇嘛仁波切生起了无比的诚信。在亚青寺修行期间,虽然上师每次闻法都可以亲见喇嘛仁波切,虽然上师每天修法都要在心中无数次地观想喇嘛仁波切,虽然在上师的眼中、心中乃至一切处,都是喇嘛仁波切的显现,但上师仍然有一个强烈的愿望,那就是得到一张喇嘛仁波切的照片!但当时藏地物质极其匮乏,喇嘛仁波切的照片更是稀有难得,所以上师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竟如幻梦般难以企及!

  一个偶然的机会,上师终于求到一张喇嘛仁波切的照片。那是一张五寸的彩色照片,照片上的喇嘛仁波切宝相庄严,眼神中充满睿智与慈悲。如获至宝的上师欢喜已极,双手捧着照片,高举过顶,飞快地跑回自己的土房,脱下自己珍视的法衣,把照片恭恭敬敬地供奉在法衣之上,拜了又拜。看着喇嘛仁波切的照片,止不住的泪水顺着上师仍显稚嫩的脸庞缓缓流下。上师就这样长久凝视着这张照片,目光舍不得片刻的偏离。

  泪光中,喇嘛仁波切的形象逐渐显得模糊又昏暗,上师这才注意到太阳已经偏西,房中的日照已远不及中午时分。上师第一次对自己居住的土房感到不满意——没有桌子,光线也太暗,这样怎么能供奉喇嘛仁波切的照片呢?一念至此,上师再也呆不住了,立刻跑出房间,开始计划改造土房。

  改造土房虽然是个不小的工程,却丝毫难不倒有着重建柯日寺经验的上师。上师围着土房转了几圈。如果在房壁开洞改窗,极有可能导致土房重心失衡而坍塌。这样的风险是决不能冒的。对,在棚顶开天窗!这显然是个不错的主意。上师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说干就干!上师可等不及到第二天。一想到要让喇嘛仁波切的照片在漆黑无窗的土房中过夜,上师就说不出地伤心。趁着夕阳的余辉,上师先找到一块塑料布,又挖土、担水、和好泥,然后就开始了改建工程。上师先用泥在土房中垒了一个小小的佛台,用来供奉喇嘛仁波切的照片。然后,再小心翼翼地爬上棚顶,比照塑料布的大小先在棚顶开一个方形的洞,又费力地把泥运上棚顶,把塑料布固定在洞上。不知不觉中,太阳沉下了西山,月亮爬上了夜空。微风轻抚着上师满是汗水的脸庞,月光也把上师躬身劳作的身影映在大地之上。待一切就绪,上师飞身从棚顶跃下,顾不得洗手擦脸,就冲进了房中。如水的月光从天窗倾泻而下,柔和而明亮,喇嘛仁波切的照片端正地立在小小佛台上师法衣之上。月光下,喇嘛仁波切的脸庞清晰可见,更笼罩在一团柔和的光晕中,神圣而庄严。看着喇嘛仁波切的照片,上师又流下了泪水。

  上师终于可以时时刻刻面对自己的喇嘛了!天是那么蓝,云是那么美,风是那么清,鸟儿的鸣唱是那么悦耳动听,就连空气都似乎弥漫着丝丝香甜。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只因有喇嘛仁波切的照片相伴!

  时间如指尖的流水,不知不觉地滑过。转眼到了夏季。漫山遍野高已及膝的青草把山坡染成翠绿,山谷间缓缓流淌的河水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波光。山势起伏,几十间茅棚稀疏坐落于山坡之上,虽质朴简陋却为空旷的山谷平添了些许生机。

  七月的一天上午,上师因事外出,出去的时候艳阳高照,万里无云。却不料七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就在上师办事回来的路上,一片乌云从西向东迅速地飘移,很快整个天空都变得黑沉沉的。刚刚还光芒万丈的太阳也忽然间不见了踪影,天地间一片肃杀之气。低矮黑沉的天空催压着山顶,骤然间刮起的冷风,让人感到山雨欲来的萧瑟。突然,一道电光从天而降,随即是震耳欲聋的雷鸣。紧接着,瓢泼大雨倾泻而下。

  上师本想找个山洞避雨,待雨停后再走,因为根据经验,高原的暴雨不会历时太久。但上师随即想到土房可能漏雨,自己的东西湿了不要紧,但要是喇嘛仁波切的照片稍有闪失,那可怎么办啊?一边想着,上师已是不自觉地跑了起来。顾不得雨点疾打在身上脸上的疼痛,顾不得脚下满是泥水湿滑的小路,顾不得冲进眼里的雨水使双目模糊而涩痛……上师在茫茫雨幕中奔跑着,任何艰难险阻都无法阻挡上师的脚步!

  挟着一身雨水,上师冲进了自己的房间,直奔喇嘛仁波切的照片。照片虽静静地立在上师的法衣上,但上面已被泥水掩盖,几乎看不清喇嘛仁波切的法相。天哪!上师的泪水夺眶而出,混合着从发际不断滴下的雨水,在脸上肆意地流淌。上师顾不得换下全身上下都已湿透的衣服,仅用被子粗粗擦干了双手,颤抖着捧起喇嘛仁波切的照片,然后用法衣轻轻地擦拭着。也许是法衣上沾着的细小沙尘,也许是照片上的泥水,也许是上苍有意考验上师的信心,擦过的照片上竟然出现了几道深深的划痕!上师顿时愣住了,悔恨的泪水如断线的珍珠般忍不住流了下来。这是上师第一次如此痛心!纵然在求法乞讨的路途上被人冷言冷语讥笑咒骂,纵然在学院忍饥受冻每天睡卧雪地与狗争食,上师都没有这样伤心过。因为在上师的内心深处,已经深深认识到喇嘛仁波切,慈悲胜于父母、恩德超胜诸佛!纵充满虚空的七宝亦无法等同喇嘛仁波切的照片。一连数月,只要想到这件事,上师都会情不自禁地流下自责的泪水。

  “残缺”的照片因为上师圆满的信心变得无比完美。那张珍贵的照片到现在还一直陪伴在上师身边。每次看到这张照片,往昔与喇嘛仁波切之间的点点滴滴都会清晰地呈现眼前,温馨而深厚的父子之情也会让上师每每泪湿双眼。

  点击下载电子版:《普遍胜利》电子画册故事——《一张照片》

后记
  上师曾曰:现代的文明社会,物质条件的丰盛超越了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人们饮食无忧,衣着光鲜,国人更是满怀喜悦心情,全民迎接奥运。然而,就在这充满期盼与喜悦的日子里,谁都意想不到的汶川大地震瞬间粉碎了数万人的梦想,巨大的灾难震惊了全世界。哪怕最冷漠的人,内心也当下受到了强烈的震撼。“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即便就是这样一个摧毁性的警示,即便曾经面对血淋淋的灾难场面,死亡与毁坏也很快就被人们埋葬与遗忘。君不见在触目惊心的城市废墟和死难者的尸骨中,世人已然重新沉迷于组合与造作的各种现实,完全忽视世间无常的本质,如逐日之夸父,追求着看似永恒的快乐生活,但却不知这不过是冀求恒常的伪装。要成办究竟永恒的快乐,理应多行善事,否则我们的理想(希望永恒快乐)和行为(屡造恶业)即成互相矛盾。上师告诫我们:“观想无常是精进修法之神足,所以认识一切事物即是无常,就不会被种种假设等所奴役,亦会最终成办永恒不变的快乐。”

上一条:广闻博学——能够受持上师所宣讲的一切正法
下一条:Pervasive Triumph -- A Most Precious Photo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2 Krmzz.org 柯日密咒洲 -愿您永具菩提心! All Rights Reserved.
普巴扎西仁波切慈悲开许:以信心听闻、修持柯日密咒洲网站公开的全部法义,皆得圆满清净之传承。
全部图文、音视频资料等均来源于柯日密咒洲网站,版权属本站所有,欢迎转载,
但不得擅自删改,转载请注明出处。联系我们: krmzz@krmzz.org 京ICP备16034709号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为1024 x 768像素 IE7.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最佳!(点击升级浏览器
柯日密咒洲网络系统由 易淼网络 提供全程技术支持和维护服务! 

扫描二
维码进
入柯日
密咒洲
微信公
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