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您的位置:首 页 >  普遍胜利>  祖师大德故事
祖师大德故事

心灵觉醒之旅——怀念
作者:达瓦卓玛    发布时间:2011/10/8      点击率:13773

  “喇嘛走了。”我是在阿秋法王仁波切圆寂后的第六天知道的这个消息的。连日来压在心底的阴霾和不祥,终于得到证实。2011新年伊始就听说喇嘛仁波切示现生病,几个月里,仁波切的身体状况时好时坏,出现数次反复,我期待着这次也能一如从前,再次好转。7月23日,从普扎上师的柯日密咒洲网站获悉“希望弟子们能在一个月内圆满10万遍金刚萨埵心咒的念诵”的消息,我觉察出事态的严重性,不敢再打电话询问。正值周末,一个人呆在佛堂里,面对着喇嘛的皈依境,心情沉重地念完十万遍金刚萨埵心咒。之后的几天,网络上、手机上不断传来各种消息,有时刚看到说仁波切已经圆寂的消息,马上就会有短信出来辟谣,说仁波切还健在,大家当守住善念,祈祷仁波切长久住世,我还心存幻想。直至7月29日亚青寺的一位管家打来电话说,7月23日,喇嘛仁波切已经示现涅槃了。我轻轻地放下了电话,身体不自觉想动,有一个念头在不停地翻动: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行文至此,心情沉重起来,几度搁笔,不能平静,喇嘛钦!)

  我将消息封闭在心底,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不愿意接受的事实不想再提,只想独自默默地消化、承受哀伤。人陷入茫然中,思维停顿了,打坐心静不下来,念咒不想张嘴,看书老是走神……心中有太多的遗憾:计划中夏天去亚青的拜见还没来得及成行;想求的法还没有求;想超拔的亡者还没有超度完;准备的供养还没有送出……

  记得第一次见到他老人家是在2007年。那时刚皈依佛门不久的我夏天与家人去了上师希阿荣博堪布的家乡扎西持林。那里群山怀抱、远离尘嚣,我们初次体验到了修行人简单而自在的生活:转山、诵经、磕头。晴朗的夜空近得几乎触手可得,我们每天躺在草地上数星星。在辞别时希阿荣博上师让我们去亚青寺拜见阿秋法王仁波切,我先生一时犹豫,怕耽误归期。上师说亚青离扎西持林并不远,一天时间足够了。阿秋喇嘛这个名字我以前听说过,只知道他与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一起分别被誉为当今藏地大圆满法的月亮和太阳,是宁玛巴的两个最胜庄严之一,其他一无所知。既然上师提议了,一定深含密意,我们谨遵师言前往亚青寺。

  赶来拜见的各地信众很多,接见在喇嘛仁波切小院外进行。在看到静静等待的人群突然涌动时,我浑身颤抖、不能平静。手捧哈达随着人流慢慢来到仁波切的屋外,越来越靠近法王了,用深呼吸也无法将自己平息下来……

  此时,一个浑厚的声音穿过门帘、穿越人群,传入我的耳畔,心被猛烈地撞击、炸裂开来,瞬间眼前的人群、房屋和我自己仿佛都不复存在,一切归于沉寂,唯存那浑厚之音和我滚流而出的莫名热泪。我于是跪了下去,亦步亦趋将身体挪入仁波切的房间。

  喇嘛端坐在床上,藏式小床占了寝室的一半,靠墙的佛堂柜子里供奉着各式佛像,室内弥漫着栴檀的芳香。见前面还有几位信众,我乘此间隙忙磕了三个头。听到交谈中有人在问自己的母亲转生到了什么地方。仁波切回答:昨天已经告诉过你了。接着听到另一个人询问他的母亲投生到了何处,仁波切说转生为海洋里的一条大鱼,正被很多动物啃噬着。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喇嘛仁波切在应请观察亡者的投生处,超拔亡者。一般藏族人如想了解家里人的投生处,都会来请求喇嘛仁波切帮助。

  后来轮到我们一家跪在喇嘛面前,我们拿出了上师希阿荣博堪布的像章请仁波切加持,并说明是堪布介绍来的。此时喇嘛指着自己的额头、鼻尖和心间给我们看,说那里是佛菩萨的坛城,很遗憾当时我什么都没有看见。后来,喇嘛还特意用汉语问了我们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分别前我们向仁波切祈求加持品,喇嘛说:“已经给过了。”我很愕然:我手上明明是空的啊?就在我慢慢退出时,突然喇嘛仁波切大声地对我说:“喇嘛钦!喇嘛钦!喇嘛钦!”双手结了几次定印。我确定仁波切是想告诉我什么,可翻译的喇嘛出去了,在呆立了几分钟后我迷迷糊糊地离开了。返程的路上突然感觉车上芳香四溢,循味寻去,发现是从先生、女儿和我的念珠上散发出的,而且每串念珠还香味各异,一直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未退。直到一天女儿来电说念珠没有香味了,深究之下发现是女儿在周末看了内容充满血腥、暴力和爱情的卡通片所致。我一面教育女儿提高辨别能力一面给希阿荣博上师打电话祈求加持,在她念金刚萨埵忏悔的第二天早上,告诉我念珠的香味又回来了。

  两年前一位师兄托我请喇嘛帮忙,看他亡父的投生处。之前他已为父亲做了很多诸如刻玛尼石、做经旗、请出家人念经、供灯、放生等善事,对父亲是否往生了仍心里没底,恰好我也打算为死去的爷爷、奶奶超度,就一并将亡者的姓名统统报给了喇嘛仁波切的外甥曲扎活佛。几天后活佛来电说喇嘛仁波切观察到我的爷爷、奶奶正在恶趣感受痛苦,对师兄的父亲投生在什么地方仁波切没有讲,只说了需要念诵的经忏文,同时反复传达喇嘛仁波切的叮嘱:一定要为亡者大量放生。

  听到我所挚爱的两位老人的情况心里无比难受,为了尽快承办超拔事宜,遵照喇嘛仁波切的教言立刻放生了很多生命并回向。两个月后又请仁波切观察了三位亡者的去处,答复是还需要继续念经忏文,我也因此深刻感受到,超拔亡者的次数跟每个众生的业力有关。业障越重,超拔次数也就越多,说明还未能从恶趣中解脱。

  后来仁波切的消息来了,说师兄的父亲已经投生为一只鸟。这个结果让师兄震惊的同时,也让他对为什么会在三十天前遇到一只奇怪的鸟的事恍然大悟。一个月前,他家里飞来一只被玻璃撞懵的小鸟,师兄马上喂它甘露水并念了经。奇怪的是这只小鸟并不怕人,急切地喝着水,神态异常投入,似乎知道这不是普通的水,是对解脱有帮助的甘露水。更奇怪的是它对师兄一点儿也不害怕,喝完水还迟迟不肯走,站在掌上听了师兄念观音心咒四十分钟之后才一跃而去,让师兄唏嘘不已。过了些日子,一天曲扎活佛来电话说:喇嘛又观察了三位亡者,“都可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每人再念一亿观音心咒。”我惊呆了,一时也顾不上礼数,在电话里反复追问,心悬数月的我竟得到不曾奢望的结局。喇嘛钦!师兄闻讯也难抑情感,询问不止。之后我又一鼓作气,超拔了家里的几位亡者,包括我死去的哥哥。我哥哥是在我周岁那年死的,死时只有五岁,是在大街上被一匹马活活踩死的。肇事者家里很穷,有九个孩子,提出我父母随便选一个带走作为赔偿,被父母拒绝了。

  喇嘛仁波切观察到哥哥仍在复活地狱受苦。我仔细翻阅了《普贤上师言教》里关于复活地狱的果报:他们带着满腔的嗔恨而争斗厮杀,死而复活,无有停息。我估算了一下受报时间:相当于人间的一万六千多亿年,还是地狱中受苦时间较短的了。在请仁波切超拔的十几位亡者当中,竟然没有一个投生在善趣,结局最好的要算师兄的父亲。其实师兄的父亲死时头部一直是热的,可死后很快被送进医院的冰柜,尽管师兄在父亲死后为其做了功德,却仍转生为旁生。后来我又得知师兄曾同时另外托了其他师兄,去问喇嘛仁波切结果。喇嘛当时回答说:不是已经告诉过了吗,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喇嘛仁波切以无碍的神通,现量观察到亡者生前所做的各种隐显业缘和感受的异熟果报,超拔时只需要报上亡者的姓名即可。我跟师兄时常感叹自己幸运,如今能有机会超度亲人!2010年在离开亚青前我发了一个愿:今后每年都要来拜见喇嘛仁波切。我拜见仁波切前后加起来有三次,今年在计划着第四次拜见。然而一年的等待,来的却是仁波切走的消息。

  在把自己封闭了几日后,接到上师希阿荣博堪布的电话。或许上师已经觉察出我的失常,告诉我他去拜见了喇嘛仁波切的法体,并问我准备什么时候去。到此时,我才被上师从游离状态中拉了回来,并和先生商定连夜开车,前往亚青寺朝觐喇嘛仁波切的法体。到亚青见到普扎上师时他第一句话是:你们能来,太好了。朝觐时按照普扎上师事前的嘱咐,我在喇嘛仁波切已经缩小的法体前发了善愿。

  法体40公分高,安放在我所熟悉的仁波切的那间寝室外,喇嘛仁波切即身虹化的成就,令见者无不生起无上的信心。离开亚青的那天清晨,我再次去朝觐了喇嘛仁波切的法体。虽然是盛夏,但亚青的清晨却格外的寒冷,室外温度为零下一度,那天早上,我的心出奇的宁静,完全没有前几次拜见喇嘛仁波切的激动。与昨日拜见也不一样,这次是格外的缓慢、凝重、坚定,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让我安住在上师的皈依境中。

  今生能见到喇嘛仁波切,总算是弥补了我过去心里曾经挥之不去的遗憾。我没有见过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虽然从第一次听闻他老人家的名字时欢喜不已。法王如意宝的示现涅槃,让我永远失去了拜见他老人家的机缘,我只能收集所有与法王如意宝有关的文字、图片和音像资料。只要遇到师兄们谈话中提及法王,我都会请他们再多讲一点。直到拜见了喇嘛仁波切,我想,拜见喇嘛就是拜见法王如意宝了,两位圣者都是十方三世诸佛菩萨的总集,是无二无别的。对于喇嘛仁波切身上的佛菩萨坛城,大堪布阿格旺波的转世松吉泽仁仁波切曾说过:“通过亲见尊者(即喇嘛仁波切)的身坛城上圣尊的缘由,当下可以如实证悟如来的密意。”一天凌晨在梦里遇到一位自称是仁波切妹妹的空行母说:“你今生跟阿弥陀佛很有缘分。”醒后一想对啊,法王如意宝和喇嘛仁波切不是都在那里等着我们吗?

  时间的流逝使初见喇嘛仁波切的那一幕更加清晰:仁波切说的“喇嘛钦!喇嘛钦!喇嘛钦!”,即修行上师瑜伽、修行上师相应法。而上师瑜伽是大圆满成熟口诀法的异名,他总摄了从因地直到果位的整个修法过程,是追求即身成就者必经的解脱捷径之道。“诸有情即佛,然为客尘障,垢净为真佛。”仁波切所赐予的加持:不着外相,从最根本处用功调伏内心,正在让遮盖我本心的客尘丝丝脱落。

  我后来才知道,当年喇嘛仁波切为看望住在成都医院的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曾经带着普扎上师和益嘎活佛盘桓于成都,其中有几日所住的地方刚好在我的家乡。春节到来,满城的烟花鞭炮声,弄得喇嘛仁波切彻夜难眠,于是叫来普扎上师说:你去跟他们说说,别在我的窗户外面放了,这里有个老人需要休息。次日清晨喇嘛出门,见到遍地都是丢弃的烟花筒,他一边让普扎上师一起捡,一边说:这么好看的东西,怎么随便就扔了呢,拿来供佛多好啊。如今千里迢迢,翻山越岭朝见圣者,曾几何时,与他在自己家门口擦肩而过,因缘不可思议。以后,每当经过那个宾馆我都会稍事停留,遥想圣者当年住在里面的情景。那家宾馆如今已经灰飞烟灭,被拆掉做了其他用途……

  世间的人往往会忘记很多不该忘记的东西。在法体前磕头时,我郑重发愿,生生世世不离师。记得那天清晨快靠近仁波切的法体时,我轻轻抬了一下头,看到普扎上师在前方用我从未见过的能穿透一切的眼神望着弟子们,那一刻,我心中的普扎上师,与喇嘛仁波切无二无别,永远定格在了我的脑海里。与仁波切结缘后,我得到仁波切赐予的加持之一,即是值遇了另一位根本上师——阿秋法王的心子、亚青寺的普巴扎西活佛。越是跟随活佛修学喇嘛仁波切的清净传承,越是思念喇嘛仁波切。然而,我也十分明白:我所得到的所有加持,都是从听闻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的名号、对法王如意宝生起欢喜心的那一刻,开始的。

  弟子  达瓦卓玛
  完稿于喇嘛仁波切荼毗大典之日
  藏历铁兔年六月三十日
  本文转载自:菩提洲
http://www.ptz.cc

上一条:忆大金刚持上师仁波切的点滴行
下一条:具惭愧心——时刻护持正念,设若造恶,立即忏悔,并发誓永不再犯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2 Krmzz.org 柯日密咒洲 -愿您永具菩提心! All Rights Reserved.
普巴扎西仁波切慈悲开许:以信心听闻、修持柯日密咒洲网站公开的全部法义,皆得圆满清净之传承。
全部图文、音视频资料等均来源于柯日密咒洲网站,版权属本站所有,欢迎转载,
但不得擅自删改,转载请注明出处。联系我们: krmzz@krmzz.org 京ICP备16034709号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为1024 x 768像素 IE7.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最佳!(点击升级浏览器
柯日密咒洲网络系统由 易淼网络 提供全程技术支持和维护服务! 

扫描二
维码进
入柯日
密咒洲
微信公
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