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您的位置:首 页  >  法脉源流   >  清净传承>  龙钦传承
龙钦传承
阿格旺波尊者(堪布昂琼)



噶陀寺堪布阿旺华桑即阿格旺波尊者,是本世纪《龙钦宁提》方面最伟大的论师、上师和绍胜者。他被认为是毗玛拉米扎的化身,称他为第二龙钦饶绛也毫无夸张,他通常被称为堪布阿琼,在许多著作中他自己署名为沃瑟仁钦宁波·贝玛勒遮嚓或者贝玛勒遮嚓。
以下是堪布自传《奇妙幻化游舞》的简短摘要:
伴随着出现彩虹、天乐自鸣等诸多神奇征相,堪布诞生于藏历第十五绕迥土兔(1879)年十月初十。他父亲是诺西部族的南嘉,母亲是久瓦部族的贝玛措。
无论白天还是黑夜他的世界都充满了神奇的光芒、感受、境相和声响,以及与天尊的交流。出生后第三天,盘腿作禅修坐姿,他念诵了金刚橛咒语。他父母亲属对他们这个与众不同的孩子感到担忧,尽力将他显现神变之事保密而不为外人知道。
七岁时,他叔叔教他念祈祷文读书识字。当他叔叔教他一个字时,他没有跟着重复念,而是去读下一个字。他叔叔不高兴地说:“为什么要跑到前面去?你这样会学不会的!”于是他就慢慢学起来,花了二十天时间学会了祈祷文的第一页,这让他叔叔感到满意。可是一天晚上,半睡半醒之间,他将《普贤行愿品》从头到尾背诵了一遍;由此他叔叔意识到这是个不同寻常的孩子。他叔叔给他拿来一些新的法本,堪布阿琼毫不费劲地将它们全部念了一遍。他叔叔也就不再教他读书识字了。
从八岁起,他从诸多上师接受各种教言和灌顶。十五岁时,由堪钦嘉参沃瑟剃度成为沙弥,诺西龙多告诫他守持戒律的重要性。
他与诺西龙多一起搬至贝玛日陀法营,于此他从龙多得到了前行修法的详细窍诀并完成了前行。在修前行供曼达时,他在梦中见到了龙钦饶绛。诺西龙多告诉其他众人堪布阿琼可能就是毗玛拉米扎在这个世纪的化身──毗玛拉米扎曾发愿每一百年派遣一个主要化身到西藏来弘扬宁提法门。
在修前行中的上师瑜伽前,堪布阿琼从诺西龙多的上首弟子喇嘛阿铎得到两函《龙钦宁提》的灌顶。与他自己的上师华智仁波切一样,诺西龙多整个一生中仅给过屈指可数的灌顶。龙多给予堪布阿琼关于《龙钦宁提》的总窍诀以及关于上师瑜伽的别窍诀。
堪布阿琼念诵了三千万遍莲师心咒,做了十万次大礼拜。自从堪布依止诺西龙多学法以来,乃至刹那转念之间他从未将自己的上师看成凡夫,而总是视他为圆满正觉的佛陀。在他记忆中他从未对自己的金刚兄弟姐妹们有任何不当言论。
完成上师瑜伽修法后,龙多详细传了包括三根本在内的许多续部窍诀。堪布阿琼闭关四十九天近修《持明总集》。修生起次第时,他得到了极大的明晰相,念诵了一千万遍莲师心咒和四十万遍《持明总集》咒。接着他闭关一个月不分昼夜地近修《雍喀大乐佛母》。所有的声音都无需用心去改变,他就能听成朗朗的咒语声。他证悟到凡圣诸相都仅仅是心的化现,只有名称而没有实义的本性。
二十岁时,在龙多上师的强烈建议下,堪布阿琼从阿铎受了具足戒。从此他严持二百五十三条近圆戒,并且不积蓄额外的财物。当需要为佛法或他人而蓄财时,他一定会先念诵班禅·洛桑秋坚写的《时念》──提醒自己信财用途正知正念的偈诵。
堪布阿琼二十一岁时,诺西龙多每天给他传几条宁提法门的极密教言;每次得到教言,堪布都会在数日内禅修窍诀之义;之后再向上师请教探讨并断除增益。
龙多解释说他的宁提法门有来自晋美林巴传多智钦再传佐钦仁波切的传承,也有来自晋美林巴传嘉威尼格再传华智仁波切与钦哲旺波的传承。
在正行禅修时,他确信自己在修前行时的觉受──无分别的心境诸相都消失的状态──不仅仅是没有了分别念而是赤裸裸的明空双运之智。跑到上师面前去汇报,上师笑道:“以前在前行修心时,你却在谈无相的禅定和对境的消失,这就是它(明智)了。禅定有两种:有相禅定和无相禅定。圣者入定时,能所二取分别心中的能取分别心首先消融,因所取分别心当时尚未消失,所以显现依然呈现于自己面前。随后,所取分别心也逐渐消亡,仅存之显现也就随之消散于入定状态中了。”
堪布阿琼是极具天赋者,在初期禅修时就已亲见真如自性。但是他的上师并没有印证他这就是重要证悟。否则如果过早印证的话,就有可能在堪布心里产生微细的执着,执着于这就是所谓的“重要证悟”,如此则不能鼓励堪布去巩固他的证悟,反倒将他引入偏道。这正是华智仁波切为什么说“不要急于说这就是法身”的原因。
诺西龙多赐予堪布阿琼他极为珍藏极少给予的《益西喇美嚓旺》──《益西喇嘛》中的明智力灌顶,接着传了包括《法界宝藏论》在内的诸多大圆满极密窍诀。
此时龙多上师吩咐堪布阿琼必须到佐钦寺去学习显密经论,堪布阿琼并不想离开但不得不尊奉上师的命令。二十二岁时那年秋天,堪布阿琼来到佐钦寺。(从众多的堪布面前听闻了各类显密经论,得到各类重要传承法要和灌顶。)
二十四岁那(1902)年秋天,堪布回到上师龙多的隐修苑,惊闻上师已于前一年的五月二十五日圆寂了。他闭关三个月修《龙钦宁提》中《金刚橛镇压魔军》仪轨。他也与众人一起做会供,给他们传法。之后他到嘎定闭关近修了《幻化网寂静与忿怒仪轨》和《文殊续部法》,并传了法。专修脱噶(顿超)时,他见到诸佛的光、相遍布虚空,明智妙力金刚链细微智慧融入内境,到达了明空赤裸的智慧本来面目中,外境与内心的分别全消失,击碎了所有证相的执着外壳,在光明大圆满见中安住了半天。此时,金刚铃掉在石头上,石头上有铃的印,铃上有石头的印──这正是他证悟外境并非如人们所认为的那样真实的征相。
修《空行仰提》时,在一次境相中堪布阿琼以公主贝玛萨的身相去了密严刹土,从诸空行母的主尊得到灌顶,并获赐密名沃瑟仁钦宁波·贝玛勒遮嚓。
后来,堪布阿琼回到上师龙多的法座迥巴砻开始传法。在传《雍喀大乐佛母》灌顶时,佛坛上的甘露沸腾了,镜子上自然凸显出五色种子字。传《七宝藏》传承时,一位衣饰庄严的妇女参加法会,之后不知去向。讲授《心性休息》时,整个山谷遍布虹光。
三十岁时,堪布阿琼在第二世噶陀锡度·确吉嘉措(1880-1925)邀请下,去了噶陀寺;他被任命为新创立的佛学院的辅导师。堪布阿琼三十一岁时,堪布衮华因故不得不回石渠了。堪布阿琼继任了佛学院堪布,并在此后十三年里教授了诸多经论。每天他至少上三堂课,有时达七堂之多。他总共传授《宁提雅喜(四品心髓)》和《龙钦宁提》灌顶三十七次,《金刚藏》灌顶三次,《七宝藏》“咙”传十三次,剃度了四千多比丘。
后来堪布阿琼回到迥巴砻,按照噶陀锡度的建议,他在那里建了一座寺院(辽西寺,或译诺西寺)。他还去白玉寺创建了一所佛学院,他传了包括《入菩萨行》在内的许多简要法门。之后在夏察珠古邀请下,他去达科的扎拉协珠林寺传了《大宝伏藏》灌顶和其他传承与教授。
在尼科上游的南莫契,在帐篷里他给了《宁提雅喜(四品心髓)》和《龙钦宁提》灌顶,传了前行和《益西喇嘛》教授。
堪布四十七岁时(1925),噶陀寺在噶陀锡度召集下进行了噶陀千僧法会。堪布阿琼等许多人都参加了法会,但噶陀锡度得了重病不久就示寂了。堪布给了《大宝伏藏》灌顶。
四十九岁时,他闭关修了许多宁玛巴重要仪轨,获得诸多成就,见到不少境相。特别是在修《上师明点印》时,亲见了龙钦饶绛尊者,尊者鼓励他造宁提方面的论著。于是他写了关于《益西喇嘛》的《普贤心滴》、关于彻却(立断)的《耳传合流》、关于脱噶(顿超)的《空行心滴》和同时关于《彻却》和《脱噶》的《无二显现》。
五十一岁时,堪布阿琼去马尔康传了《宁提雅喜(四品心髓)》、《龙钦宁提》、《大宝伏藏》、《三休息》和《益西喇嘛》。之后在嘉瑟寺他给了许多灌顶、教诫,认定嘉瑟的转世珠古并举行坐床仪式。他还访问了新龙·强秋多杰的法营并在那里剃度了六十四名沙弥和比丘。
五十四岁时(1932年),堪布去达科的扎拉寺创建了佛学院。此后不久,他感到第二世贝玛诺布快要圆寂了,堪布在禅定中以意生身去问讯他,谈论了将来的事。贝玛诺布告诉堪布疾病已经把自己的色身搞垮了,他准备走了。堪布建议他去阿弥陀佛的西方极乐世界,但贝玛诺布自己想去莲师的莲花光净土并再回来弘扬宁提法门。不久堪布收到贝玛诺布病危的消息,并尽快赶去。由于路途遥远,等数天后他赶到时,贝玛诺布已经圆寂五天了。
在钦哲确吉罗珠的要求下,堪布阿琼去噶陀寺为噶陀锡度的转世珠古举行了坐床典礼。
五十五岁时(1933年),堪布闭关修诵了 那林巴的伏藏《无上极密金刚橛》,亲见了益西措嘉,得到金刚橛的各种成就。堪布的自传写到五十六岁为止。
六十二岁时,堪布阿琼在瑞相中进入涅槃。彩虹般光幔遍布,天乐自鸣,大地震动。诺西龙多的转世协珠丹贝尼玛、阿宗竹巴之子久美多杰主持了荼毗典礼。
 

Copyright © 2012 Krmzz.org 柯日密咒洲 -愿您永具菩提心! All Rights Reserved.
普巴扎西仁波切慈悲开许:以信心听闻、修持柯日密咒洲网站公开的全部法义,皆得圆满清净之传承。
全部图文、音视频资料等均来源于柯日密咒洲网站,版权属本站所有,欢迎转载,
但不得擅自删改,转载请注明出处。联系我们: krmzz@krmzz.org 京ICP备16034709号-1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为1024 x 768像素 IE7.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最佳!(点击升级浏览器

扫描二
维码进
入柯日
密咒洲
微信公
众平台